流泷☆TÀKi

三流画手+学理的写手
本命金钱only
二次坑底 沉迷游戏 潜水欧美
近日初入音乐剧坑
希望能努力学习画画填坑而不是打游戏

【华武】扬州慢

依旧扬州诗词
兰萧真好吃

3.

春分时节。
武当近日心浮气躁的。不单单因为再过几日就是他的二十岁生辰,也不是因为前几日邱居新从金陵回来之后居然对他笑了一下,而是因为宋居亦的一句话。
这大概是在他来武当这么多年,话唠宋居亦说的第一句也是唯一一句有用的话。
"我听掌门大人前几日说,等你生辰过了,就带你下山。"
三年前看完最后那一封信,当晚他便想去求掌门放他下山,却发现金顶的门窗全都被锁死,守夜的师弟也不知去了哪里,喊了好几嗓子都没人应。然而第二天一早,他还没出门,宋居亦就来叫他。
"师弟师弟,掌门要找你,估计是昨晚你翘晚课惹他生气了,赶紧做好心理准备吧,我猜不是提问你课业就是要和你过两招,你赶紧准备准备,别被定在金顶训话了。"
...怕不是昨天晚上在金顶外大喊打扰了掌门清修今天要被定在太和桥示众了。
萧疏寒站在金顶门口凉凉的盯着他,有些苍白的脸不仅面无表情还看起来很疲惫,武当咽了咽口水。真的打扰到掌门了?他想了想决定先开口:"掌门,弟子昨日不是有意不去晚课的....."
萧疏寒摆了摆手:"我都知道了。"
知道啥?武当更害怕了。
"居新跟我说前几日他下山忘记将你带给金陵小红的黛青碎玉捎过去弄得你前几日都不能修装备了为师替你邱师兄给你道歉居新下次可一定要记得千万别忘了。"萧疏寒一口气说完,喘都不喘。
一旁的邱居新不禁为他捏了一把汗,掌门大人果然不适合说谎。
武当愣了愣,确有此事,可是他也没怪罪过邱师兄啊,师兄居然以为是此事惹得自己不快,没想到邱居新是如此细致多思之人。武当刚想说我不是我没有,却又想到此番借口其实不错,只是委屈了邱师兄。
武当低着头,轻声说:"确有此事,但做师弟的怎么能怪师兄呢?师兄去金陵本就是要事在身......"邱师兄,这次师弟就谢过你了,回头请你喝桃花酿,闻师叔私藏的那种。
邱居新冷着一张脸从边上冒出来,打断了他:"师弟不必如此,确实是是师兄忘性大,师弟你下次可千万提醒我点。"
萧疏寒似乎对于眼前兄友弟谦的场面十分满意,缓缓的点点头:"行了,你也别想了,这几日的课业就稍微减少一点吧,下次修了装备再说,这早晚课是不可再废了――何日修为够了,便让你下山去看看。"
武当闭了闭眼。够是什么概念?够单挑邱师兄吗?
"...能跟我过上十招的时候吧。"掌门如是说。
从此他便打消了短时间内下山的念头,一心修炼,心无旁骛。
萧居棠和宋居亦对于武当的转变表示非常害怕,总觉得他是在华山那里受了什么刺激,生怕他哪天想不开去屠华山,问了好多次却问不出什么东西,只得作罢。
转眼三年了。真快,武当想。
三年间,那流氓居然一封信也没寄。武当想起这件事,不禁有些生气。就真的没有一点点时间吗?还是就不想自己?听说江南水乡风景优美,扬州佳丽颇多,一个个楚腰纤细掌中轻的,他怕不是...
...我在想什么。我在担心什么。武当拍了拍脑门,嘴角却不自觉的上翘。
萧居棠在太和桥上遛弯,看着坐在南崖宫的武当,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估计是春天来了。
武当的生辰很快就到了。
那日不少同师兄弟都给他送来了礼物,到了黄昏人群才散开,武当屋里闪过一个影子。"哟,礼物还不少啊,还有红翡金错?你们武当也忒有钱了吧?"
武当似乎对于来者见怪不怪了,一边看着不知哪个师弟送来的话本一边回答:"想要就拿去吧,反正我也不缺。"武当就这点好,物质上从不缺。
暗香翘着腿坐在桌子上,啃着一个苹果:"快算了,好歹也是人家一片心意,哪能说仍就扔了?"
"心意有什么用,你也是为数不多知我心意的人,这么多年也不给我带点消息。"武当一想起这事就来气。他跟暗香自幼便是结义兄弟,基本上无话不谈,他跟华山那档子破事暗香知道的最多,就跟他清楚的知道暗香跟那暴发户的那点破事一样。这三年他没出过武当,暗香倒是四处游玩,却从不给他带一点有关华山的消息。
暗香那半个苹果已经啃完了。"反正你明天就出去了,自己亲自去看岂不是更好?"
武当轻哼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外就传来师弟的喊声:"师兄,有人找。"
都这个时间了,会是谁呢?武当有些好奇的去开门,暗香从桌子上跳下来,将苹果核不知扔到哪里,跟着他去看。
"好久不见,小道长。"庭院中站着一蓝裙女子,长发梳成马尾,手里握着腰间的长剑。
"谷女侠大驾光临,贫道疏忽了。"武当向谷潇潇见礼,猜不到她的来意。
谷潇潇点点头:"在下今日奉师姐之命拜访邱师兄,却不知是道长生辰,也未多做准备,这点薄礼,还请道长笑纳。"
"谷女侠说笑了,出自女侠之手,那还有笑纳一说。"武当接过那个小小的盒子,入手十分有份量。暗香行走江湖已有些年头,又有些鉴宝的本事,一眼便看了出来:"这盒子是梨花沉香,专门用来装金属制品,再看这重量,估计是铸铁。"
华山什么时候也有钱了。武当和暗香心里的想法差不多。
谷潇潇看着两人微微一笑:"在下今天前来,还是受一位朋友之托,必须要在今年今日,将一样东西和一句话,要亲手交给道长。这位朋友有要事在身,不便亲自前来,只得将此事托付与我。"说罢,拿出一个红木的大盒子。
武当愣了愣。一位朋友,谁呢?他和谷潇潇都认识的人,怕是只有一个了。
想到那人,武当的嘴角扬了扬,他自己都不知道。
暗香看着他的表情,一下子明白了谷潇潇说的是谁。我的天,那个低情商的煞笔华山终于开窍了。
武当将铸铁塞到暗香手里,上前几步从谷潇潇手里接过那个红木盒子。这个大盒子倒是意外的轻,让人猜不出里面是什么。谷潇潇看着他疑惑的表情,郑重的说:"还有有一句话。道长且听: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武当念着这句话,脸刷一下红了。
不知,绝对不知。他想,却不由自主的笑了笑。
送走了谷潇潇,武当坐在屋里静静的看着那个红木盒子,却迟迟没有打开。
暗香坐在桌子上把所有的礼物都翻了一遍,回过头武当还是一脸傻笑的看着那个盒子,一动没动。他翻了个白眼。"别笑了朋友。"
武当"啊"了一声,反驳道:"我没笑。"
"怕是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拿着他给你的那个盒子笑得有多开心。"
"...这不是华山给的,谷女侠只是说是一位朋友,谁知道是谁!"武当张着嘴想了很久带说出这么一句。
暗香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么没说是华山,你自己承认的,――所以你就认了吧,你就是心悦他。"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心悦这个臭流氓!他就是个登徒子!流氓......"武当在暗香冷漠的目光中,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是轻哼一声,别过头去。
"好了好了,快看看这个煞笔给你什么东西,你就不好奇嘛?我倒是很好奇呢..."暗香一把夺过红木盒子,武当还没来得及喊,手一翻,便打开了。
一件半旧不新的披肩,布面有银线秀的祥云图案,白色的毛毛领下面盘着一根鲜红的攒心梅花珞子,很显然是好几年前金陵一带流行的款式了。暗香撇了撇嘴,"切,这都是什么破玩意啊,这么旧不说,还这么小,到底是小家子气,我说武当,要是和尚敢给我送这个我立刻就分手,绝不叨叨,武当?武当!你有没有在听啊?......"
武当愣在原地,很久没有说一句话。
这是......那年被华山带走的那件。他不会认错的。
毛毛领子下面盘着一根鲜红的珞子,那是那年过年时云梦的来去师祖送给他的,那日宋居亦给他一件披肩,便将那珞子盘在上面。
他居然...一直留着?
眼前仿佛又浮现出那年站在春风里意气风发的少年。
恍恍惚惚的听到外面有人叫自己,便恍恍惚惚的出去。
他是恍惚,可是暗香清醒的很。"妈耶,武当你咋了,你可快清醒一点吧,你们掌门找你呢!萧掌门!"说罢一巴掌拍在武当后脑勺上。
武当回过神。掌门找他,大概是让他下山吧。
下山!
他瞬间清醒了。下山,就可以找那个臭流氓了。
暗香看着他清醒过来,瞬间充满斗志,不禁啧啧称奇。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话说那披肩到底有什么好的,让武当激动成那样。
左思右想想不明白的暗香,从武当的礼物里翻出一碟杏干,一个翻身跳上武当的屋顶吹风,武当的房子在武当后山上,站在屋顶上几乎可以鸟瞰整个武当。
嗯?金顶上面是什么?那飘逸的深紫色披风,那亮闪闪的银紫色面具,那性感华丽的紧身裤,好像是...掌门?woc那不是兰花先生吗?暗香差点从屋顶上掉下去。
明日头条。"震惊!暗香掌门在武当金顶暗中观察偷听墙角,意图究竟是什么???"
萧疏寒看着武当意气风发的站在自己面前,在心底暗暗叹气。女大不中留啊。
"我知道你一直想下山,但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时机。这几年我看你言行渐渐成熟,修为也愈发长进,便知道女大――额我是说,你该出去看看了。"
这一句话就够了。武当想,所以萧疏寒余下的碎碎念他一句都没听进去。
萧疏寒看出爱徒的心早就飞了,到也没有过多纠缠,末了,抬手虚按,手中便多了一件披风,衣摆绘了祥云和白鹤,白色的毛毛领下有一串黑金两色的攒心梅花珞子。"记得,若是有了心悦之人,便带回来给为师见见吧,能有心悦的道侣,实在是极好的。"
宋居亦和萧居棠眼含热泪的给了他十万两银票,还很俗气的塞在他的腰间。"师弟啊,下次回来记得带那个华山的小子给师兄们看看啊。"
邱居新很罕见的亲自见了他并给了他一堆特赦令。"如果不小心进去了,或者知心朋友,这个用得上。这个盒子,麻烦你去金陵的玲珑坊,交给你蔡师兄。"
"还有,师弟若是有心悦之人,请务必珍惜。"
武当一一谢过,却感觉有些心虚。这一个个,是都知道他那点小心思了?
第二日午时刚过,武当终于动身。
是个像当年一样的艳阳天的午后,只是那是他还是只能抓住那人衣襟的孩子,而现在,他已经能驾着鹤,独自一人飞到心悦之人身边的少侠了。

【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暗香视角的诡异兰萧】
兰花先生听着萧疏寒对着武当碎碎念,一副好白菜被猪拱了的心痛神情,不禁想到了自家白菜。
等武当走了,他翻身跳到金顶里。"别那么伤心啊寒寒,虽然你们家好白菜被猪拱了但是好歹是头帅猪啊,像我,辛辛苦苦养的白菜被驴踢了,还是秃驴。"
暗香:冷漠.jpg
"帅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到底是头穷猪。驴虽然秃,但是还是挺有钱的。"
"嗯,反正都很惨,养了这么多年的白菜白养了。"
"哎,听你这么说真心惨啊......"
萧疏寒和兰花先生就这样在金顶里喝了一晚上闷酒,吐槽着各自家忘本的白菜,并在最后达成共识:"毕竟像暗香和武当这样有钱又好看的越来越少了。"
暗香在屋顶上听了一晚上。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原来掌门和萧掌门只是单纯一起借酒浇愁的酒友吗?而且养白菜啥的......怎么听着跟两个爹一样。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掌fu门qin。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