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泷☆TÀKi

三流画手+学理的写手
本命金钱only
二次坑底 沉迷游戏 潜水欧美
近日初入音乐剧坑
希望能努力学习画画填坑而不是打游戏

【APH/仏英】写手挑战 虐文五题

第四篇 总感觉有点bug 仏英写起来总有一点卡手 神烦

国设,ooc

【仏英】
4.以“快要睡着的时候又想起了这些”为结尾。
自从四月以来气温骤降,风也刮得分外的猛烈,让不‖列‖颠‖岛本来就不那么舒适的四月更加恶劣。
维‖多‖利‖亚时代的古董钟敲了十下。亚瑟将笔放下,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端起床头的茶杯浅啜了一口,一下子倒在柔软的床铺上。自从启动脱‖欧‖程序之后,倒是鲜有的能够早睡的一天。亚瑟想着,钻进了被窝。
窗外的风呼呼得刮着,玻璃摇动着发出巨大的响声,床铺虽说不是冰凉,却也透着凉意,亚瑟蜷曲着身子,试图获得一点点温度,忽然想起很长时间以前一个类似的夜晚。
当时他还是个孩子,国‖家陷入长久的纷争,战火纷飞,民不聊生,而他只能等待来自东南方的救赎。
然后那个穿着时尚、烨若神人的金发男子,和征服者威廉一同来到这里。
弗朗西斯第一次拜访他的时候,就是这样一个夜晚。下午两人见过面,弗朗西斯原本没有留宿的意愿,奈何门外的狂风和阵雨阻挡了他归去的路,才不得不跟亚瑟挤了一晚上。
那年的木板床之上,他能感受到弗朗西斯炽热的温度,似乎隔绝了外界的风雨,让他安稳又踏实的睡了一整夜。
后来,他们是朋友。再后来,也是这样一个夜晚,他一个人,偷偷摸摸的渡到海峡对岸,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那天晚上风很大,船在风雨中飘摇,居然平安到达对岸。他吐得迷迷糊糊的,下了船差点昏倒,踉跄了几步便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嘛,哥哥我总是感觉今天晚上要出事,还好我来了...”弗朗西斯的声音里带了温柔。
弗朗西斯的床上堆满了各种柔软的绸布和东方的丝绸,一寸寸的压在光裸的皮肤上,带了凉意。他仿佛风雨中的船,失了方向,沉溺其中,死死的抓着那人的臂膀,声音里带了哭腔。
相聚只有几日。几日后,他是英吉利,他是法兰西,在大国的战场上角逐,冷漠又无情。
再后来便是他的失败。在一个狂风暴雨的夜里,他浑身沾染了泥沙与血渍,敲开他的门,紫色的眸子里满是疲惫,却充满了坚定。
但即便在那最黑暗的日子,亚瑟依旧能在他身上看到那种与生俱来光辉与优雅,带着让他永远挪不开眼的吸引力。
亚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黑暗中,他听到雨点打在玻璃上的声音。
“亚瑟...你还是要走吗?”今天上午,弗朗西斯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他没有回答,低下头以掩饰自己的表情。
明明最开始就知道不可能有结果的,为什么偏偏要怀着这样的感情呢?
明明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是忘不了?
明明大家都清楚,彼此的情感是飘渺的,却依旧总是想起曾经渺茫的瞬间
亚瑟深吸了一口气,在被窝里稍微颤抖了一下,感觉有一滴眼泪要滑出来,赶紧眨了眨眼。
真是的,都说过了不可能,都说过了要放下。
快要睡着的时候又想起了这些。

-Fin-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