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泷☆TÀKi

三流画手+学理的写手
本命金钱only
二次坑底 沉迷游戏 潜水欧美
近日初入音乐剧坑
希望能努力学习画画填坑而不是打游戏

【华武】扬州慢

扬州诗词第四句
我知道这节有点短小..但是最近几节可能都会短小?
一个是因为时间跨度短了写得会少一些
另一个大概是最近在忙运动会
啊我快死了写的挺粗糙的凑合看吧(崩溃

4.

五月端午。
严州城的天气愈发炎热了起来,武当早已收起了掌门给的披风,换上了更加轻薄的白绸单衣。
"哟,道长来了呀,里面请,里面请!"茶馆小二引他入门,"今日有个暗香的姑娘,说是跟道长您约好了,在二楼等您呢。"
"...我知道了。"暗香的姑娘?武当愣先是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几乎笑出声来。
暗香很明显已经来了好一会了。
"好久不见啊,"暗香将他的围巾拨到一边,浅浅的啜了一口杯中的茶,"有什么事情啊,还要专门叫我来这里?"
武当伸了个懒腰:"是大师兄终于回去了――我终于有机会去金陵了。"
".......你要去金陵了?"暗香愣了一下,放下茶杯,一脸认真的看着他。
武当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不是你说他在金陵吗?所以我要去金陵啊。"
暗香才不会告诉他,他昨天刚告诉华山来严州。"啊,没啥,挺好的,你去吧,盘缠还够吗?不行我就先支援你一些......"
"...那暴发户的还是免了吧。"况且他暂时也不缺钱。
暗香嘿嘿一笑:"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越快越好。"最好是能直接飞过去。
"那今天中午我就跟和尚说说,给你饯个行?"
武当跟少林似乎有什么渊源,反正一见面大家就开始皮笑肉不笑,说着人不忍鬼不鬼的话。
呵,暴发户。武当想。
呵,早晚给我们念经。少林想。
暗香感觉场面一度十分尴尬。"那个,各位,"他说,试图缓和一下自家和尚和发小的气氛,"武当马上就要走了,今天天气又那么好,我们...能不能一起开心的吃个饭?"
少林冷哼一声,却也没有反驳,径直走到桌边坐下。武当翻了个白眼,紧接着走到窗户边离少林最远的那个座位坐下。
两人到底是不想拂了暗香的面子,客套的聊了几句,倒也没什么大动作。
饭闭,暗香执意要送武当到驿站去,武当本来不想如此兴师动众,却又拗不过暗香,值得一行三人一同去到驿站。
"老武啊,这一去就不知道何日再度相见了QAQ在金陵一定要好好保重别太放纵了如果受伤了尽快嗑药别心痛钱啊多穿衣服多喝水如果被悬赏了别慌哥罩你唔唔唔――"
武当从来不知道暗香也如此能说。至于秃驴,捂住暗香的嘴并拖走大概是他做的第一件也是唯一一件正确的事情了。
罢了,严州到金陵这百里路,用轻功的话来回一趟大概也就不到一日的功夫,若是今晚不休息,明天一早就到金陵了。
"...金陵这几日有好几起失窃案,虽说丢失的不是贵重物品,却也严查了好久,你这次入城时还是低调一点吧。"刚才吃饭时,暗香如是说。
行吧,反正就在眼前了。武当想,若是见到那人,必须要先揍他一顿泄愤才好,这么久连封信都不写。
想到此处,他忍不住流露出一丝微笑,站在长亭之外,望向远方,黑色的长发高高束起,素白的衣袂随风飘荡,仿若神人。
脚尖轻轻点的,转眼消失在天边。
暗香刚刚从少林手里挣脱出来,就被另一双手抓住了领子。
"暗香!刚刚那驿站里,是不是武当!他怎么走了!!"
少林一巴掌拍上去,被来者灵活的躲开。
暗香咳嗽了两声,才有时间打量来人:"你看到他了?"
"站在长亭之外,那个穿白衣的道长,是不是他?"太久不见小道长,他很难想象如今的道长是怎样的模样,再说,刚才那人也太好看了,他站在跟暗香约好的断桥上,看得眼都直了。
"...其实是他。"暗香沉吟片刻,说。
"那他怎么走了?看你们的样子,还是来送他?"华山非常生气,送人走了还骗我来?
暗香咽了咽口水。"他走的挺突然的,我也不知道啊,前几日他跟郑道长去严州医馆,忙得连水都顾不上喝,我哪知道他闲得那么快,今天就突然提出来要去金陵找你――"
华山冲两人一抱拳。"告辞。"
他要去找他的小道长了,他最好看的小道长。

【十里长街市井连,明月桥上看神仙。】

评论(4)

热度(8)